隋唐雕塑家

Sui-Tang diaosujia

隋唐雕塑家

sculptors of Sui and Tang Dynasties

中國隋唐時代的雕塑藝術興盛,文獻記載留下的雕塑家活動資料也較其他時代爲多。這些雕塑家有如下幾個特點:①留下姓名的雕塑家多以從事著名寺觀宗教雕塑創作而馳名,他們的代表性作品已毀于後世,無法與記載相印證,而當時數量很大的陵墓雕刻群的作者又沒有留下名字。工程浩大的石窟寺雕刻也極少留下雕刻者的姓名。②著名的雕塑家多兼擅繪畫或妝銮,如楊惠之曾爲長安千福寺東塔院畫涅鬼神;韓伯通、張愛兒、員名、程進、窦弘果、毛婆羅、孫仁貴、金忠義等人皆擅長繪畫。著名畫家也有兼擅雕塑的,如吳道子曾爲汴州(今河南省開封市)相國寺排雲閣裝塑文殊、維摩诘像。③肖像雕塑有突出發展,具有很高的寫實技巧,長于肖像雕塑的作者被稱爲“相匠”。④雕塑家已有較細的專業分工,在創作過程中,指揮、起樣、制作蠟樣、塑造、妝銮等各有專司。一些重大的雕塑創作活動,需要集中多種人才協作完成。⑤雕塑家社會地位不高,被上流社會視爲“賤工”,受到歧視、排斥,這也是許多優秀雕塑家姓名不傳于後世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隋至唐初的雕塑家有韓伯通、宋法智等。韓伯通在隋代曾爲長安大雲經寺北佛塔造佛像,與鄭法輪、田僧亮、楊契丹的畫迹並稱“三絕”。韓伯通也擅長肖像雕塑,在唐高宗乾封二年(667)曾受命爲名僧道宣塑像。

宋法智與同時期的吳志敏、安生等都是著名的肖像雕塑家。他在唐初曾隨李義表、王玄策出使天竺(今印度),模寫彌勒菩薩像,攜帶回國。這一佛像成爲制作佛像的重要範本。高宗麟德二年 (665)曾依據此像在洛陽敬愛寺佛殿內塑彌勒菩薩像。塑造活動由王玄策指揮,巧兒、張壽、宋朝塑造,李安貼金。敬愛寺其他佛像的雕塑創作,參加者還有:東間彌勒像,張壽之弟張智藏塑,陳永承完成;西間彌勒像,窦弘果塑。爲以上3座彌勒像刻像及化生的是劉爽。此外,殿中門西神,窦弘果塑;殿中門東神,趙雲質塑。唐張彥遠《曆代名畫記》卷三稱:“此一殿功德,並妙選巧工,各騁奇思,莊嚴華麗,天下共推。”敬愛寺的另外一些重要雕塑作品爲窦弘果所塑。有西禅院殿內佛事並山;東禅院般若台內佛事;中門兩神、大門內外金剛並獅子、昆侖奴各二,並迎送金剛神王及四大獅子;兩食堂講堂兩聖僧。窦弘果在武後時任職尚方丞。安生的作品有山西平遙隋寶昌寺(後改稱修念寺、太子寺)淨梵王太子像(即釋迦牟尼)、文殊寺文殊像等。與窦弘果同時的雕塑家還有

等。

盛唐畫風唐代最著名的雕塑家爲活躍于開元(713~741)年間的楊惠之。他與吳道子共同師法梁代張僧繇的畫風,二人齊名,時稱:“道子畫,惠之塑,奪得僧繇神筆路”。據傳,他曾爲表演藝術家留杯亭作彩塑像,面牆置于通衢中,過往的人都能從塑像的背影識別出是留杯亭的形象。楊惠之運用繪畫技巧于雕塑,在中原地區創作了不少山水壁塑。在宗教雕塑中又始創千手眼觀音的形象。曾著《塑訣》1卷,惜已失傳。他的作品見于記載的有:京兆府長樂鄉北太華觀玉皇像;汴州安業寺淨土院大殿內佛像及枝條千佛,東藏經院殿後三門二神,當殿維摩诘像;河南廣愛寺三門上五百羅漢像及山亭院楞伽山,洛陽北邙山老君廟神仙像;昆山慧聚寺毗沙門天王像;鳳翔天柱寺維摩像;臨潼福岩寺神像等。

約與楊惠之同時的雕塑家還有張愛兒,曾學吳道子畫不成,改從事捏塑,受唐玄宗賞識,禦筆改名仙喬,兼能繪畫、石刻。王耐兒,吳道子弟子,曾塑長安平康坊菩提寺中三門內東門神像。劉乙,雙流百姓,名意兒,曾指授匠人塑造長安翊善坊保壽寺內先天菩薩等群像雕塑。肖像雕塑家李岫,爲長安光明寺塑的鬼子母及文惠太子像,被譽爲“舉止態度如生”。僧人方辯,蜀人,爲禅宗六祖慧能塑的像,高約23.3厘米,能曲盡其妙。唐代盛行僧徒爲高僧繪、塑真容。另一僧人千歲寶掌和尚還曾爲自己塑像。

唐德宗時期著名雕塑家金忠義,因工巧傑出,曾任少府監之職。

見于記載的唐代雕刻家還有劉九郎,善塑九子母,曾于河南府南宮大殿塑三清大帝及門外青龍、白虎,及守殿等神像,稱爲神巧。員名、程進,爲石刻名工。張宏度,曾塑慧聚寺天王堂天王等像。王溫,善裝銮彩畫,曾爲汴州大相國寺裝銮彌勒像,金粉肉色,並三門下善神一對。被稱爲“相藍十絕”之一。

此外,國外來華從事雕塑活動的藝術家有天竺僧人昙摩拙義,善畫,兼擅雕刻,于隋文帝時到中國,曾爲成都雒縣大曆寺刻木雕十二神像。

 
回到王朝網路移動版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