兄弟共妻,我成了他们夜里的美食

  老钟家的两个儿子很特别,就是跟其他的人不太一样,魔一般的执着。兄弟俩都到了要结婚的年龄了,不管自家老爹怎么磨破嘴皮子,兄弟俩说不娶就不娶,老父母为兄弟两操碎了心,生怕家里的两儿子没有一个给他们生出孩子,老钟家传宗接代无望,甚至担心自己死后无脸见祖宗,各种担心,各种后怕让钟老爹不得不想办法,于是乎……
兄弟共妻,我成了他们夜里的美食

  于是整个村里的媒婆都出动了,就为了让钟家的兄弟俩选中自己手下的姑娘,要是成功了,那老钟家的奖赏可是丰厚的很,于是不管成年还是未成年的姑娘都被列老钟家的选秀名单中。
  而老李的小桃儿就不幸的也被列入其中,小桃儿由于家里姐妹多,又都是已经嫁出去的姑娘了,家里就她和弟弟还小,这回找到她也是因为家里需要钱,所以才成了兄弟限定的未来妻。
  小桃儿其实长得不算漂亮,也算不上丑,但就是不知道怎么着,居然入了老钟家兄弟俩的眼,成了他们的未婚妻。
  刚成年的小桃儿就这样的成了兄弟限定的妻子,至于为什么说兄弟俩为何要娶一个,这就要说他们兄弟俩口味相同,新婚夜的那一晚,老钟家热闹的很,特别是那得来奖赏的媒婆简直就是笑开了花,酒席后,客人都走了,就连想要闹洞房的都被请出去了。这老钟家的老爷子好不容易盼到兄弟两结婚,那还会让人打搅,他恨不得儿子立刻就搞大儿媳的肚子,好快让他当爷爷。
  新房里,小桃儿虽说很淡定但是还是很紧张,因为她很清楚自己的身份,她是两兄弟限定的妻子,所以不管她反抗还是不愿意,都没用,还不如痛痛快快的接受,只是她很好奇为啥兄弟限定的妻子会是她,明明村里这么多的大美人在等着他们兄弟两挑,莫不是挑花了眼。
  就在小桃儿胡思乱想的片刻,兄弟两都走了进来,两兄弟限定的妻子就在眼前,他们却不知道该如何下手,于是小桃儿自己主动站了起来,脱掉身上的衣服,赤裸裸的站着,开口说:“你们两兄弟限定我做你们的妻子,那今后我就是你们的人了。”话刚说完,小桃儿就被扑倒在床,兄弟限定的妻子就在身下,这会子简直就像是饿狼见到肉一样的,对着小桃儿就是一顿啃……
  事后,小桃儿很后悔,还表示说不应该主动的,不然的话,第二天也不至于连敬茶都起不来,反而兄弟俩人倒是精神奕奕,而钟老爹也乐呵呵的笑,唯有小桃儿在睡梦中也不忘咒骂兄弟俩,甚至后悔当兄弟限定妻了,可惜,人生没有重来!
  中国现存的“一妻多夫”村:兄弟共妻最为普遍
  在今天的藏区,仍然保存着“一妻多夫”及招赘女婿上门的婚姻制度。
  藏族传统的一妻多夫家庭有兄弟共妻、朋友共妻和极个别的父子共妻几种形式。
  多夫家庭兄弟共妻很普遍
  一妻多夫家庭以兄弟共妻为普遍,其次为三兄弟共妻。四兄弟以上共妻的只是极个别现象,在昌都丁青县丁青村的一妻多夫家庭120户,丈夫257人,平均2.29人。
  昌都县妥坝乡9户一妻多夫家庭,一妻二夫7户,占78%,一妻三夫、一妻四夫各一户,分别占11%。
  多夫家庭的夫妻关系也有特点。在昌都,对多夫家庭的妻子,社会上有一种普遍的评价标准,如果能搞好几兄弟的团结又孝顺父母,一家和睦相处,则认为很贤惠,受到舆论的称赞。
  反之,如果弟兄婚后闹着要分家,则说妻子偏心,会受到舆论的指责。这种观念根深蒂固,大家都知晓。
  妇女对丈夫们要一视同仁
  女人在婚后会有长者告戒对丈夫们要一视同仁,不能偏爱某一人,如贡觉县丁卡村的松那讲,她与四兄弟结婚,婚后老人对她讲,对几兄弟要平等相待,搞好团结。
  因此对多夫的妻子来说,也把这一点看得很重要。搞好团结,除日常生活方面外,与一夫一妻家庭不同之处就是要处理好与丈夫们的性关系。
  丁青县丁青村的阿巴与卢呻两兄弟结婚,她自己讲,两兄弟都不错,哥哥老实忠厚,对人好,弟弟年轻伶俐,相对而言她较喜欢弟弟,但在日常生活中对两兄弟一样对待,在性生活上也不偏心,尽量满足,两兄弟对她也很好,身体不舒服时很体谅,家庭十分和睦。
  夫妻同房,以前的资料记载一般是丈夫在门口放置一个信物表示,其他丈夫就会自然回避。
 
第一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
第1页/共2页  跳转到:
 
回到王朝网络首页